首页  中华文明与飞碟  来自外星人的讯息  没有神与灵魂  智能设计论\进化论  佛教与飞碟  基督教与飞碟  乐园主义  无核化  全球雷尔利安风采  雷尔利安运动  加入雷尔利安  问答

卡玛Kama,非洲人民,你们必须反抗!
 
 
我接受了你们的大陆指导员塔伊(Taï EHOUAN)的提议:通过网络讲话,因为我本来是计划来非洲的,在一个至少可以容纳10000人的大厅或体育馆里演讲。这个组织起来有点难度,而最重要的是我不再旅行了。所以,塔伊给我提供了这次的虚拟会议。感谢互联网的奇迹,没有必要再长途跋涉,也没有必要再疲惫劳累了。真是太让人惊叹了!我们仍然可以在一起。多亏了科技,不久我们将可以借助全息摄影技术来召开3D会议了。现在暂时还只有图像,不过重要的并不是图像,而是我所要说的话。
 
我想要为非洲开这样一个会议,非洲是我心中,还有耶洛因心中最心爱的大洲。为什么?这要从非常远古的时候说起。你们都知道我们将在4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庆祝耶洛因的生命创造。而且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我之前已说过,亚当和夏娃是黑人。当然这个从未在那些野蛮国家里说起过,也就是说,那些白人国家。因此,对耶洛因和我来讲,对那些耶洛因创造出来的最初人类的后代讲话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你们——过去曾受到过如此恶劣的对待和鄙视,且今天仍然在遭受这些的人们。
 
我的目的并非要大谈历史和谈论过去。我的兴趣是非洲的未来。谈论过去,抱怨过去并不会有什么帮助。需要的是让非洲成为它应该成为的样子,它从不应该停止去成为,也就是说,这颗星球上最富有的、最发达的、最美丽的大洲。因为它为此而生。在非洲,你们拥有了成为全球最富有和最发达大洲所需要的一切。然而,欧洲人的残暴,那些少数的欧洲国家,我们必须清楚地明白这点……
 
不管怎样,还是让我们来谈一点点历史吧。你们知道,有一位著名法国作家写了《黄祸(The Yellow Peril)》。那是在说中国人,当中国即将崛起时,另一位作家写道:太可怕了,他们会侵占这个星球,因为他们有15亿人,以后人数还会更多,这是个危险:黄祸。过去曾有“黑奴”,现在则是“黄祸”。白人,他们总觉得自己是正确的。所以当有人谈及这个,我住在亚洲,当我在亚洲说起这件事时,人们告诉我:您知道吗?“黄祸”让我们都笑喷了。因为我们从没有殖民过这个星球。
 
而另一方面,我们也非常清楚一位杰出的日本作家所称作的“白灾”。“白灾”的用词完美极了。5个极小的国家:英格兰(微小,如果你把英格兰和非洲相比较,甚至不用跟整个非洲去比,而只跟非洲最大的国家相比,英格兰只是个小碎片而已)、比利时(它甚至都不是个碎片,而是个纳米碎片,只是碎片上的寄生虫罢了)、法国(微小)、西班牙、葡萄牙,可以再加上一丁点荷兰。所以,当殖民开始的时候,他们在领土和人口上都是极其的少数。
 
就是这些国家,当非洲拥有非常发达的文明时,当亚洲拥有非常发达的文明时,这些小小的国家,得益于智力和科技的掠夺,因为白人并没有发明火药。他们使用火药来殖民全世界,但他们并没有发明它。在这些先进的大洲已经拥有书写和纸张的文明时,他们还居住在洞穴里。(发明者)是中国人。总是高谈古腾堡(译注:Gutenberg,德国活版印刷发明人)发明了印刷,等等。(事实上)是中国人发明了一切,几乎一切。
 
中国人使用火药,运用他们伟大的智慧,制作了烟花,为了美,为了艺术。而白人去了那里,拿走了这项技术,这项他们一直没有能力发明出来的技术,正如顺便也拿走了造纸术和面条那样。自从马可·波罗把面食带回了欧洲以后,才产生出了意大利式细面条,而那来自中国。几乎所有先进的东西都是中国的。
 
就这样白人来了,他们拿走了火药,不是制作烟花,而是制造大炮和火枪。并用这些东西去四处侵略,制造种族灭绝,奴役和大屠杀整个星球。除了两三个国家以外,整个星球都被这5、6个侏儒所征服,我指的是这个星球的侏儒,仅仅因为其凭借了甚至并非经由他们所发明的科技优势。这就是“白灾”。
 
所以,说起“黄祸”显然要让亚洲人发笑,因为他们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而这些可怜的白种野蛮人,并且他们是真正的野蛮人,因为野蛮行径就是那样的。他们把其他人叫做野蛮人。他们满嘴都是带来文明,带来民主。而这全是虚假的。他们是野蛮人。
 
什么是野蛮人?
 
野蛮人是指,那些不尊重所到地方的文明,破坏所到国家的文化和信仰,对当地人进行奴役或实行有点不太一样形式的奴隶制(但其实都一样,统称为殖民)。这就是野蛮。这是罗马人所发明的词汇:野蛮人。说的是尚没有文明开化的人们,那些野蛮的东欧游牧民族。罗马人害怕他们会过来,但是他们仍然过来掠夺了在某种程度上已相当先进的罗马文明。
 
好吧!地球的野蛮人,这个星球的野蛮人,不是区域性的,而是整个星球的。一直是白人。而他们所殖民过的,大家都知道结果,整个北美和南美,非洲显然的不必多说了,还有中东和远东。
他们是如此深信不移自己的优越性,可怜的野蛮白人,当他们来到中国时,这仍然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恶劣的文化犯罪之一。
 
有血腥的犯罪,我们都知道曾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死去。但还有文化犯罪。比如,这是最好的例子之一,而且我们还可以找到其他的例子,比如在非洲,在其他的地方。到处都有。
 
他们到了中国,当然是使用了中国人用以制作烟花的火药征服了它。他们制造了大炮和火枪,来到中国。在那里,法国军队,跻身于其他军队之中,占领了北京,自然也就接管了颐和园。颐和园让凡尔赛宫——这座法国最美丽的宫殿,“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成了一个狗窝,一个小棚子。而中国的颐和园是一个绝对的奇迹,不仅仅因为它的建筑,还因为它在艺术、文学、诗歌上的惊世之作,还有其中所包含的所有一切。
 
而法国将军到来了,占领了一切,到处派兵,与他的上将们一起浏览了颐和园。他变得沮丧不已,因为他认识到了凡尔赛宫只不过是一座小小的公共房子。他意识到了他满嘴大谈的法国文化,与艺术、陶器、雕塑、绘画以及所有杰出的中国文化相比是那么的无足轻重。他说道:一个文化,一个文明,比我们优秀这么多,这是无法让人接受的。他干了什么?他下令烧毁颐和园。
 
这仍然是历史上最大的文化犯罪之一,甚至连维克多·雨果都说过这是法国最大的耻辱。由于颐和园是如此的浩瀚广大,直到所有的书籍、所有珍美的艺术品都烧光,竟花了数月的时间。其中除了一小部分被这些军官掠走了,当然是被带回到法国的博物馆,至今还在,也理应被公正归还。他们到处这么干,并不只在那里这么干。西班牙人在南美也是这么干的,他们摧毁了印加人的黄金艺术品,把它们变成金盘来富足西班牙。这种事情到处都发生过,这就是野蛮人。绝对的残暴。
 
一切已经过去,而过去仍在延续。因为不同寻常的是,这些白人一无所有,智力迟钝,他们没有发明火药,没有发明印刷和纸张,甚至也没有发明意大利面条,他们来到美洲,印地安人不接受成为奴隶。他们干了什么?他们去了非洲,到了你们的地方。带走了奴隶。他们带走了所有最年轻的、最英俊的、最强壮的和最漂亮的人。他们把所有这些人带到了美洲。就是这样,是真的,人们无法想象有比这更野蛮的事情了。
 
于是,你要问我了,为什么耶洛因要派一名白人先知来?我知道有人会问这个问题。为什么又是一个白人?在我们遭受了苦难之后?所有这些罪行之后?在我们因白人而遭受的所有破坏之后?为什么耶洛因又派来了一个白人?
那么,我将让你大吃一惊。我不是白人。重要的不是肤色。在我的脑海中,我是个黑人,我是个黄种人。我拥有所有的肤色。我没有肤色。但是,我首先是个黑人,因为我想到了由肤色浅一点的人们所犯下的所有罪恶。
 
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白人。这是白色的(使者展示了自己的衣服)。不管怎样,我其实是五彩缤纷的。也没有什么黑人。那只是颜色的不同。但是,在我的大脑中,我是个黑人。雷尔在他的大脑中是一位黑人先知。
 
在你们的国家中,有着在大脑中是白人的黑人。这些人是你们的总统,他们西装革履,打着领带,模仿着殖民者们。他们把自己的钱存到了瑞士!他们就是那些仆人们,法国人从前使唤的“家用黑奴”。这是一个非常清楚的表达。曾经一直都有奴隶被统治,真的被压榨、殴打、折磨、杀害、强奸的。而在家中也总有一个或两个“开化”了的黑人。也就是说,他们被教导了如何说话,按期望的去举止,按期望的去着装,也就是说,像欧洲人一样,并且为他们效劳。
 
他们是如此根深蒂固地受到了其主子文化的浸染,以至于为他们而辩护。那意味着,如果奴隶,真正的奴隶——那些像动物一样在地里劳作的奴隶,一旦起来反抗,他们就会帮助主子们鞭打或枪杀别的黑人。这就是所谓的“家用黑奴”,也就是说,一个黑奴为奴役他的人服务,并最终爱上了主子。当奴隶制在美国被废除时,最终,在理论上被废除了,而这些黑人却为了保留奴隶制而奋斗。这是完全的疯狂。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爱上了这个奴役他们的制度。
 
所以,你们在非洲的家乡也有同样的事情。你们的“家用黑奴”就是那些总统,他们在肤色上也许是黑人,但脑子却是白人。他们在脑子里是白人。证据就是,他们继续让你们使用非洲法郎。他们继续让你们向法国缴纳殖民税。我对法国尤其感兴趣。这就是我想为非洲的法语国家举办这样一个会议的原因。我对非洲英语国家的兴趣少一些。首先,他们在非洲的数量不那么多。实际上非洲是真正的法国殖民地,总体上来讲:北非、中非和几乎一直到南非,都是法国的。一定要记住,英语国家并没有一个像非洲法郎一样,与英磅挂勾的货币。在英语国家里并没有英国式的“非洲法郎”。在阿拉拍国家(位于北非)也没有非洲法郎。仅在黑人非洲(译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才有,而这就是让我感兴趣的地方,无论从经济上还是从文化上,现在它都正被长期的奴役着。
 
我强调一下,有的人经常谈论新殖民主义。那只是殖民主义的一种形式罢了。你们不是被殖民,而是被奴役。我将会解释为什么。
 
你们劳动。而你们劳动成果的一半以上都给了法国。运用数据,专家们可以比我更好地告诉大家。所有说法语的非洲人,你们工作,而你们50%的产出都给了法国。一旦法国人被抽走他们所做的50%,那将会爆发革命了。
非洲人民,他们接受了“家用黑奴”总统和总理的领导,而这些人打扮得和他们的主子一模一样,西装领带,继续传播着奴隶主们的宗教信仰。对此有必要很好地去理解一下,欧洲人,尤其是法国人曾经使用他们的宗教——天主教会,去征服和奴役整个非洲。而你们就置身其中。曾经有过所谓的“去殖民化”。殖民化、去殖民化和金融奴役制度。你们是奴隶!
 
奴隶是什么?奴隶指的是,仅仅为了能有口饭吃,有衣服穿,有地方住而工作的人。就是你们。除了你们的领导人和少数精英以外,我知道所有的非洲人,到了月底,他们只剩下够吃的食物,还不总是够吃。有衣服穿,还不总是够穿!有地方住,也不总是有住!这就是成为奴隶的状况。无法从自己的劳动中获益。即便是给法国10%也已经是太多了!
 
殖民税,数十亿美元。我是说数十亿,而不是数百万。非洲国家每年要以纳税的形式向法国缴纳数十亿非洲法郎。我是在做梦吧。你们怎么能接受?怎么可能?这些钱从哪里来的?不要想着,那只是国家缴纳的税收而已。它来自你们的口袋,这是你们的钱。这是完全的疯狂。当法国人离开时,他们说:我们修了路,我们建了医院,我们建了学校。你们得偿还给我们。而那些傀儡,经由他们扶持掌权的“家用黑奴”,当然同意并签字了。这就是你们的处境。
 
更为严重的是,要怎么样才能获得独立?就是印钞的权利。而你们没有。你们的货币是在法国印的。法国一点一点地给你们。当你们非洲人想要去中国——一个非常棒的国家,或者去美国购物或做贸易,在汇你们的非洲法郎时,你们不能直接兑换成美元或中国的人民币。你们不得不先在法国兑换成欧元,然后才能再兑换其他币种。这很疯狂,而你们就这样接受了它?
 
所以我要说的是,就像托马斯·杰斐逊(译注:美国第三任总统)一样:当不公正的法律存在时,反抗就是正确的。我呼吁,讲法语的非洲人民起来进行反抗。
 
起来反抗,因为每当你们有一位不是“家用黑奴”的总统说:“不,我不同意,我将不再缴纳殖民税,我们要自行印制货币”时,法国人就将他暗杀了。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你们都知道的。你们知道他们的名字。这很简单,如果你记不起来,就可以轻易地上网找到。已经有很多位了,我是说,过去有许多的非洲领导人挺身而出说不,正如我现在同你们说的一样,是无法被接受的。于是,他们立刻就遭到了暗杀。
 
最后一个例子,象牙海岸(Ivory Coast)是我的珍爱,那里你们有洛朗·巴博(Laurent Gbagbo)这样非凡的人,而他被法国军队逮捕了。他们找了个傀儡来替代他的位置。巴博被判有罪,一项他从来没有犯过的罪。而且他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刑期持续着并将一直持续下去。法国想从这个国际法庭中得到什么?国际法庭,真有趣,本来是为审判反人类的罪犯而设立的。等一等,不全是。有一个国际公约,但是美国说不!如果有一个反人类的罪犯,美国不认可,美利坚合众国不承认这个法庭。许多国家也不承认它。
 
然而美国人是第一个说,它必须是用来审判那些不听从我们的非洲领导人,那些不接受成为温驯的奴隶的人。这就是这个法庭的意义所在,也就是所谓的国际正义。它是一个不公正的国际法庭。而我从天上得知,可怜的巴博,那些人正慢慢地毒死他,因为他们不想突然之间,他因为什么都没做而被无罪释放。他被无罪释放的条件都已具备,并且他想要回到象牙海岸。他们可不想,所以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已经准备好了对他进行政治刺杀。这是法国一手包办的。为什么?因为它不想要这样的领导人。想象一下如果巴博回来了,人们将在象牙海岸狂欢似地迎接他,而对此他们再也干不了什么,也不能再次逮捕他了。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现在应该怎么做,为了将来,去保护好自己?非洲,耶洛因心中珍爱的国度,我是他们的使者,又该做些什么?
 
是的,你们必须反抗。为了反抗,有必要提出新的理念。有必要提出一种体制,可以防止那些服务于奴隶主们的“家用黑奴”再次掌权。并且让这个运动强大到足以让无人敢于干涉它。
 
他们是如何进行干涉的?这很有趣。在非洲几乎所有的法语国家里都驻扎着法国军队。但是,等一等,独立!什么是独立?独立是一个国家突然之间不再有外国军队了。当美国从英国独立出来时,没有一名英国士兵留下。那才是独立。当阿尔及利亚从法国独立出来时,没有一名法国士兵留下。但是,为什么在非洲的法语国家却有着法国的军事基地?
 
是的,他们说,为了在万一政局动荡时用以保护自己的国民。美丽的谎言,非常美丽的谎言!现在,政局动荡会让生活在非洲的法国人性命堪忧!在法国发生了非常多的政局动荡和严重的种族歧视,这意味着非常多的非洲受害者被种族主义者杀害或受到虐待。
 
通常,有一项互惠互利的国际准则。也就是说,最近美国,也即几年前,强加给外国人相当多的困难。即使是那些不需要签证就可以去美国的欧洲人,突然之间,你也需要签证了。于是乎,如今即使是欧洲人也必须获得签证才能进入美国。
 
这就是所谓的互惠互利。是对法国军事基地的互惠互利,法国军队存在于非洲的法语国家中,它意味着象牙海岸和加蓬以及所有殖民地的士兵也应该去法国进行保护,当然,不是去干涉,而是去保护居住在法国的非洲社团,这在数量上要比在非洲的法国人要重要得多。居住在非洲的法国人寥寥无几,然而却有一支军队来保护他们。在法国生活的非洲人成千上万,却没有军队来保护他们。啊!但是法国警察在照料他们。那么,为什么非洲警察就保护不了(法国人)?这意味着他们受到了轻视。没有平等,也就不存在互惠互利。
 
而这意味着什么?这是占领。我们在所有发生的事件中很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在所有反抗法国权势的尝试中,曾经发生了什么?是谁逮捕了象牙海岸的巴博?是法国军队,为了保护法国人而驻扎在那里的。但是突然之间,不,他们在那里并非是为了保护法国人,而是进行了军事干涉。从破坏独立的象牙海岸军队——独立的象牙海岸航空业开始。哇!象牙海岸的人民感到很自豪,我们有航空业了。3架还能神奇地飞起来的老得掉渣的飞机。老旧过时的飞机,而它们立刻就被摧毁了。这根本不是一支军队。这是个笑话,才3架飞机。并且,所有非洲国家的军队都自愿地停留在微型军队的状态,所谓的国防,这只是个笑话。你们并没有什么防卫。
 
有一个模范可以去改变这一切。这个模范是什么?
 
一个和平的国家,一个美好的国家,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瑞士。瑞士位于欧洲的中心,拥有一支非常小的军队。但是在必要时,每一个瑞士人都马上能够成为一名军人。怎么做到?所有的瑞士人家里都有枪。这是民兵,被称为民兵。所有的瑞士人每年服两到三周的兵役,仅此而已。但他们家里有武器,并且永远准备好了一旦遭受到攻击,就动员起来保卫国家。
 
他们也拥有真正的民主,因为没有代表,根本就没有代表那回事。一旦人民想要就一些事情进行投票,他们就要求进行瑞士人所称作的投票。并且,无论是否取悦于领导们,都必须举行投票,人民的投票。如果人民决定了任何事,即使是统治者、智囊——在瑞士所谓的“贤人”表示反对,他们也有义务接受它。这是真正的民主。
 
是人民,是你们来决定,而不是“家用黑奴”。对你们来说,这是你们唯一能解放自己的办法,而非又是奴隶制度的新殖民主义。
 
想象一下,你们可能每天工作8到10个小时,而其中你们为法国工作了4到5个小时。你们将长期接受它么?如果你们接受了,那么,你们全部都是“家用黑奴”。这是你们想要的么?我希望不是。这就是为什么我比你们的领导们更是黑人的原因。重要的不是皮肤的颜色。而是你们的生活、你们的利益、你们的幸福、你们的福祉和你们的未来。
 
为什么你们现在应该建立一支大众的军队,一支贯穿非洲的大众民兵组织,与我所倡议已久的非洲联合王国携手同行?
 
你们的国界是人为划定的,它们曾经由欧洲人决定,他们在某日相遇,画出地图,说:我们来分享一块美妙的蛋糕——非洲。这个给你们英国,这个给我们法国。然后,法国拿走地图分界上的那一块,而对早已存在了的王国、族群和语言视而不见。这完全是疯狂之举。在独立的情况下,人们就可以期望(但法国人他们不希望)回到殖民化之前的状态,也就是说回归到原来的王国。不行,他们已经划好了边界。现在这些“家用黑奴”说:我们保留这些国界。我们将任命总理、总统。我们将选出代表。我们要模仿,我们要山寨白人。我们将像他们一样地做所有的事情。
 
而那样便造成了大屠杀:到处都是争斗的族群,由于另一个族群当选了总统,掌了权便虐待其他的少数族群。这就造成了你们现在的生活环境。你们知道划在一个国家里的图西族和胡图族之间是很可怕的。最终,到处都是屠杀,因为你们生活在不属于自己的国界里。这并不是你们决定的国界。它们不是历史流传下来的。它们甚至也不是地理上的。它们没有任何基础可言。它们是由你们所经历过的“白灾”所决定的。这比世界其他地方更加糟糕。因为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像非洲这样经受了如此多的苦难。南美没有奴隶被贩卖到其他地方。也许因为他们的肤色浅一些。有可能是这样。中国、亚洲和印度也没有奴隶被贩卖到其他地方;没有,它从未发生过。在非洲,是啊,你们是黑人,这就合乎逻辑了,他们是黑色皮肤,就是因为这个。这是你们的生活。
 
并且他们准备好了重新开始;在任何时候他们都准备好了卷土重来。美国已经有些项目规划,要建立一个基地。然后,他们将带着他们的军队到来,带给你们民主,用炸弹带给你们民主人权。当然,你们已经看到了,你们生活在其中,我们都生活在利比亚、阿富汗、伊朗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中。叙利亚现在必须要从独裁者阿萨德手中保护人民。这真是个笑话,彻头彻尾的假话,他受到他的人民的爱戴。但是,当然,有人想要石油,想要支持以色列,并且将卡扎菲谋杀了……
 
伟大非凡的卡扎菲,他像我一样地热爱非洲。他不是黑人,但他热爱非洲黑人。他想创立非洲货币,这就是他为什么被杀害的原因,因为他想成立一个非洲合众国,创立非洲货币,并且突然之间,他将他通过在自己国家的石油资源所积累起来的巨额财富用于服务非洲。多么了不起啊!很快,罪人萨科奇(译注:法国前总统)立刻实施袭击并杀害了卡扎菲。我们都知道了结局,结果早已家喻户晓。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萨达姆·侯赛因身上。到处都一样。
他们准备好了要开始。一旦你们有丝毫想要摆脱他们控制的念头,他们就准备好要再次殖民你们。哪怕你们心存有必要不使用非洲法郎、建立一支非洲军队的一点点想法,他们就会以从独裁者手中保护你们的名义,用带来民主的借口,就像他们曾以带来基督教为借口那样,毫不犹豫地再次侵略你们。一直都是虚假的托辞。
 
是什么让他们感兴趣?是财富,你们的财富;我再说一遍,非洲是地球上最富有的大洲。你们正坐在纯金之上。你们国家的资源是无穷无尽的。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的大洲拥有类似的资源。所以,你们必须要好好的想一想,你们必须获得真正的独立。而那独立,很不幸地要从武装抵抗开始。
 
我是,我从来是非暴力的,我仍然支持绝对的非暴力,这是我们的价值观。可悲的是,绝对非暴力最伟大的信徒是甘地,他是人类历史上我最景仰的人。甘地运用非暴力把英国人赶跑了。那是最理想的情况。为什么?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为什么就不可能站出来一位非洲甘地?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对好人来讲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个星球上,再也没有了同情。
 
是什么使得甘地通过禁食、影响,以非暴力的方式进行反抗,引来数百万印度人追随他,真正的印度本土人,不是美国的假印第安人,真正的本土印度人静坐抗议,坐下来并拒绝服从英国人的?又是什么让英国人离开了?并非他们空空的双手。所有这些都通过媒体进行了报道,当时真正的英国媒体,让英国的民众舆论为之大为愤慨,于是英国人不得不离开。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越南战争时期。美国人正在对黄种人进行屠杀的过程中,当然他们是黄色人种,并不算坏,而美国媒体将这些都公之于众了。于是,为和平而举行的极大抗议,让美国输掉了战争,并非是军事上的,而是因为他们是被迫回家。因为美国人民心生厌恶,他们不愿意与在越南代表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有什么关联。
 
所有这一切都已不复存在了。现在,如果有一位非洲甘地挺身而出,聚集1万、10万非洲人在大街上以非暴力的方式进行抗议,那么,他们将会扔下炸弹并炸死每一个人。他们将逮捕这位非洲甘地,并把他关进关塔那摩监狱。
 
不再有同情了。如果不再有同情,也就不会再出现甘地,也就不会再有越战时期的那句“美国佬滚回去”。因为没有人在乎。白人不关心。他们只要有自己的电视、他们那些毫无意义的娱乐节目、他们的唱歌比赛、乐透彩票、赛马或是足球赛,他们就不再对其他感兴趣了。时不时地,他们为一条掉到井里的狗而动情,为一只在非洲被一位牙医射杀的狮子而落泪,突然之间,哇!然而,对于数百万的伊拉克人、利比亚人、叙利亚人……加沙,这个巨大的集中营,那里的儿童在濒死,那里缺水,却没有人为之而动容……
但是对于一条狗落了井这件事,却成了一桩丑闻。所有的美国媒体,都在谈论必须拯救这条狗。而对于在肯尼亚国家一个有组织的付费游猎活动中,一位牙医杀死了一头广受大众喜欢的狮子,所有的美国媒体,美国民众都为之而感到震惊。一个人怎么能杀死一头狮子?我很抱歉,我并不在乎那头狮子。让我感兴趣的是加沙的儿童,因为他们是人类。对一条狗或一头狮子抱有同情心,然而对伊拉克、利比亚或者加沙的儿童却没有。这个星球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突然之间撒旦是对的?我们是完全疯了么?宁可笑死,也要避免哭泣。
 
所以再没有同情了,因此也不可能再出现甘地。非暴力只有在一个保持文明的世界中才能够获胜。还有,白人已不再是文明的。我们在整个星球上都看到了,他们是野蛮人。亚洲人写得非常好,“白灾”,在甘地和越南和平的真正自由的媒体时代,野蛮行径曾经还柔和一些。而美国人和所有的权贵们已经掌控了那种同情,通过美国人所谓的“战地记者”,也就是他们所选定为美国效劳的记者。记者们,如果他们不按照政府告诉他们的内容去写,就会被遣送回美国,并且此后他们便失去了继续写作的权利。
 
所以媒体并没有在尽他们传递信息的职责,也再没有人像左拉(译注:法国作家,小说家)那样地说“我控告”了。没有人了,他们会在第二天丢掉工作的。在左拉和德雷福斯案件的时代,有一位埃米尔·左拉挺身而出,说“我控告”,就会出现在法国主要报纸的头条上。然而,这再也不可能了,绝对不可能了,因为记者们本身也是那些控制着世界的金融权贵们的奴隶。
 
那些金融权贵们人数并不多,大概有60个家族,他们霸占了地球上一半的财富,并掌管着政府。政府只是傀儡而已,没有民主。一切都是有偿的,一切都是有组织的,而人们认为这就是民主。
 
忘了这些吧,继续看你们的电视节目,看你们的足球比赛,我们会照顾你们的。而与此同时,你们,我可能会说,非洲人仍旧只能眼泪汪汪,你们所剩仅有一点点吃的食物、一点点穿的衣服;而他们还要尝试去兜售体育运动,去销售音乐,是哦,那些非洲人喜欢跳舞,那让我们给他们一些音乐吧,这样他们就不会对统治他们的“家用黑奴”有太多的想法了。专注于你们的电视节目吧,这些并非是免费给你们的,而是安排好了的。幸运的是,仍然存在着一些例如转播这次会议的那些独立的电视节目。我知道有些非洲电视台正在播放这次会议。这种媒体的独立性非常宝贵。
 
所以我坚持这个事实。你们会问我,为什么他要谈论这些?因为耶洛因爱你们。他们爱自由的你们。他们爱你们,而且他们为奴隶制度而感到愤慨,他们为白人的野蛮行径而感到震惊。
注意看!这并非要陷入种族主义。在这里有一个有着白色皮肤(使者指着自己)的爱你们的人;在你们家乡,也有居住在非洲、热爱非洲的法国人。他们准备好接受象牙海岸、加蓬和布基纳法索的公民身份,说“我爱这个国家,而且我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那些人,你们必须热爱他们并保护他们,因为以同样的方式,法国人也应该欢迎和热爱那些选择成为法国人的黑人,因为这样的选择是很美好的。重要的不是皮肤的颜色;重要的是奴隶制的心态,把一个国家的祖先奴役到另一个国家。这是恶劣的。所以这并非种族主义。白人的野蛮行径是一种占统治地位体系的野蛮行径,可悲的是,由大多数移居各地的白人,他们屠杀和奴役了这个世界。
 
再就是,你们拥有了盟友,你并不孤单。当耶洛因想起你们时,他们重拾笑容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因为当他们看着你们时,他们在哭泣。耶洛因爱你们。记住,我们将在几小时后进行庆生,他们所创造的亚当和夏娃是黑人。这并非巧合,因为他们想要创造出一个非常美丽的人种,有着非常美妙的肤色。就我个人而言,我发现,我更喜欢黑色肤色而不是白色肤色,它更加的美丽。口味和颜色并不重要,我觉得自己看起来就像一头粉红色小猪,但这并不很重要,不过如果我能够选择,我想要成为黑人,这是我的选择,这是我的自由……可能的话,我还想要再绿色一点点,那是因为我想长得更像耶洛因一点,他们不是白人,也不是黑人,他们的肤色华丽无比。
 
那么,解决的办法是什么?你们并不孤单。因此,你们务必组织投票,推选出地区和国家的代表,以支持以下:
 
非洲合众国,非洲联合王国,因为你们习俗的酋长,是那些被称为传统酋长的人,人们不会叫法国总统为传统酋长,这种称呼缺乏尊重,你们的国王,为什么叫非洲国王,有人说,噢,他是个非洲国王,话语中带着极度的轻蔑。而当有人谈起英国女王时,哇哦,英国女王,比利时国王,多么美好!但那是种族歧视。让一位非洲国王拥有一座豪华的宫殿,欧洲人就会说这太离谱了,怎么可以这样?独自享用他个人的财富,这是令人无法容忍的……而英国女王在豪华的宫殿中享用她的财富,与此同时却有英国人睡在大街上,没有东西吃。却没有人对此进行批评。怎么可能是这样?这就是双重标准。
 
所以,选举那些支持非洲联合王国的人。支持你们的国王,你们是有国王的:传统的酋长,不对。你们村庄的酋长,他们一直都是有首领的。支持你们的首领们吧。确保这股重要的传统力量肩负起推动这一非洲活力的责任,它将联合你们所有的国家,然后创建一种独立的货币。一开始,每个国家可以拥有各自的货币,但接着不久,你们必须要为这个非洲联合王国创造出一种货币,它可能应该叫做“Afro”,一种独一无二的货币。你们的国家之间再也没有国界,你们是相同的人,只不过独立的王国拥有独立的权力,有一位独立的国王,自己的族群而已。你们有,我不清楚有多少,在象牙海岸有40种语言。这40种语言,就是你们。你们喜欢说自己的语言,我不记得所有这些语言的名字了,它们非常的美妙,它们是你们的语言。还有带给你们的法语。
你们必须因此而团结起来。
 
然后,有必要废弃法语,重归你们的语言。让你们的学校教授你们的语言,它有着辉煌的历史和传统。你们过去有用自己语言写作的作家。为什么要说那些奴役过你们并还在继续奴役和剥削你们的人的语言?
 
所以,有必要拥有一种国际语言;是的,它是存在的,它就是英语。因此,让所有的学校都学习英语,让所有卡玛人,非洲(Kama卡玛,是最初的名称)的人民说英语以及他们祖先的语言,两种语言,而不再学法语。
 
为什么不再学法语?因为只要你说法语,你就保持在……说法语是一种文化上的奴役状态,就像保留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奴役形式一样。你们的祖先,有一些已经在耶洛因的星球上,正在看着你们。当他们看到你们,你们是基督徒,当年他们曾经被枪顶着脑袋、被囚禁,被殴打,受尽折磨去接受成为基督徒,他们无能为力且黯然落泪,当你们的祖先看到你们那样时,他们心里不承认你们。就像郁力欧(译注:Uriel,非洲大陆教育负责人)在他的书中所写的,“一位黑人基督徒是对其祖先们记忆的叛徒。”
 
放弃基督教信仰,回归白人所蔑视并称之为“泛灵论”的你们自己的信仰,它之所以受到如此的轻蔑,是因为它是了不起的信仰:尊重自然,没有污染,尊重环境,没有滥砍滥伐。种植你需要吃的东西,而不是去种植可可,卖给瑞士人,再买回奶粉。这些东西是异常的和不可接受的。
 
这就是我今天所要告诉你们的。
 
并且还有,你们拥有盟友。这些盟友是:中国和印度。为什么是中国和印度?
 
因为他们也都曾经被殖民过。中国人,最好是让中国人来你们那里,而不是法国人。
 
非洲万岁!
 
你们真正的独立万岁!
 
不要再缴纳殖民税!
 
拥有你们自己的货币!
 
使用你们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宗教!
 
而耶洛因将重拾他们。



乐园主义网站 弥赛亚雷尔网站 雷尔利安新闻网 雷尔利安舆论报道网站 天才政治网站 雷尔利安广播网 万字符网站 没有神(上帝)网站 雷尔网(法文) 阴蒂修复援助网站 世界和平冥想一分钟 耶洛因揭密 耶洛因大使馆
    本网站将给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提供在21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成为世界中心国家的历史和文化资料。 在习近平领袖的领导下,中国历史上最太平盛世的尧舜时代即将复活。 很久以前,中国是天帝直接创立的国家,作为天子的国度中国人民是天帝的子孙。 作为天子的国度,在21世纪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尧舜时代的复活是当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