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华文明与飞碟  来自外星人的讯息  没有神与灵魂  智能设计论\进化论  佛教与飞碟  基督教与飞碟  乐园主义  无核化  全球雷尔利安风采  雷尔利安运动  加入雷尔利安  问答
佛教经典的预言——西方诞生的弥勒
 
  佛经里预告说,佛纪三千年将有新的弥勒诞生在西方。这说明如今所有佛教徒等待已久的西方诞生的弥勒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国际雷尔利安科学协会的创始人、精神领袖【雷尔】就是西方诞生的弥勒。


1.jpg 
 
  西方净土降临弥勒的弥勒信仰来自佛经的纪录。佛经预言佛纪三千年将有新的弥勒诞生在鸡头王统治的国家。
 
 
2.jpg 
3.jpg

 
  未来将有叫做弥勒的佛陀出现,那时其国家是鸡头王统治的国家。
 
4.jpg 
5.jpg  
6.jpg 
 
  “如是言 千年至其中 知三千年后 名三世(过去、现在、未来)明灯 悉能现见 一切 如来诸 本事海 次知七日后 佛当出现”
 
 
弥勒将在哪个国家出现?
  外星人耶洛因表明雷尔就是西方诞生的弥勒。增一阿含经预言弥勒将诞生在鸡头国。那么,雷尔真的就是佛经预言的鸡头国的弥勒吗?韩国的有些人说因为韩国是鸡头国,弥勒会出现在他们国家。因为古代新罗一开始叫做鸡林,新罗第一代王就是在鸡林诞生的。但这太过牵强,韩国国民中认为韩国是鸡的国家的人能有多少呢?看开国神话,韩国是熊的国家,而不是鸡的国家。

7.jpg 
 
鸡头国法国
 
 
 
8.jpg 

  鸡头国指的是法国,正是雷尔诞生的国家。风向计做成鸡的模样正是因为法国第一个做出了风向计。
 
9.jpg 

  很久以前,法国民族叫做高乐族,他们所在的土地也叫做高乐。高乐就是鸡的意思。法国的国鸟是鸡,法国政府授予的勋章上也画着鸡。所以法国世界杯足球赛的吉祥物是鸡,选手和拉拉队穿着画有鸡的服装,热心的球迷甚至带来活着的公鸡。
 
10.jpg 11.jpg
[照片:法国的勋章,优胜杯,邮票,造型,壁画]
 
12.jpg 

  由此可见,法国才是鸡的国家,是佛经里所说的西方的鸡头国。不仅如此,雷尔诞生于1946年,当时法国的总统是戴高乐将军。即,雷尔是在叫做鸡的鸡头王统治的西方的鸡头国法国诞生的。[上图照片:戴高乐总统]
 

弥勒什么时候出现?
 
13.jpg 

  佛教的年度,即表示佛纪方面,南方佛教和北方佛教互不相同。1962年在世界佛教徒大会上讨论了这个问题。当时,决定采纳南方佛教的主张,从此世界的佛纪就统一起来了。公元2003年是佛纪2546年。可是,如果解释为佛教的兴起作出贡献的印度阿索卡王的碑文,北方佛教的主张才是正确的。如果采纳北方佛教的主张,2003年是佛纪3030年。
 
14.jpg 

  火焰经中写道:“如是言 千年至其中 知三千年后名三世明灯 悉能现见 一切如来诸 本事海 次知七日后 佛当出现”若以北方佛教的佛纪为基准,那么,佛纪三千年就是1973年。1973年12月13日,雷尔见到了外星人耶洛因,连续6天从他们那里得到了有关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讯息,并且被任命为他们的地球大使,从第7天开始作为人类的最后一位预言者开始了活动。
 
15.jpg 
在耶洛因的行星与过去的预言者们共进晚餐的雷尔
 
  即,“佛纪三千年在西方的鸡头国将真相大白,七日后,将出现新的弥勒”这一佛教预言,是通过在西方的鸡头王戴高乐统治时的鸡头国——法国诞生的雷尔在佛纪三千年,即1973年在法国中部克雷蒙菲·弗朗的一个死火山口见到创造者耶洛因,连续6天得到讯息,并且被任命为人类最后一位先知、大使、弥勒后下山第7天开始给我们人类传播讯息而真正实现了。
 

  “外星人耶洛因的最后一位先知雷尔就是所有佛教徒长久以来一直等待的西方诞生的弥勒!”
 
 

西方诞生的弥勒雷尔的使命是什么?
  我们人类新的弥勒,最后一位先知雷尔的使命就是建立迎接人类的创造者外星人耶洛因的大使馆。
 
16.jpg 
 
  外星人耶洛因在最近传达的讯息中宣布:“愿意建立耶洛因大使馆的民族将成为新的以色列人,那片土地将成为新的以色列,成为地球文明的中心地区。”
 
  中国的雷尔利安希望耶洛因的大使馆建立在中国,如果这样,中国就会最先接受耶洛因领先两万五千年的科学文明而成为未来世界的中心地区,即新的耶路撒冷。
 
  释迦牟尼也是传承了耶洛因的智慧,所以佛教和雷尔主义本质上是相同的。外星人耶洛因在他们的新讯息中说到“许多佛教徒将成为雷尔利安”。

乐园主义网站 弥赛亚雷尔网站 天才政治网站 万字符网站 耶洛因大使馆
    本网站将给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提供在21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成为世界中心国家的历史和文化资料。 在习近平领袖的领导下,中国历史上最太平盛世的尧舜时代即将复活。 很久以前,中国是天帝直接创立的国家,作为天子的国度中国人民是天帝的子孙。 作为天子的国度,在21世纪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尧舜时代的复活是当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