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华文明与飞碟  来自外星人的讯息  没有神与灵魂  智能设计论\进化论  佛教与飞碟  基督教与飞碟  乐园主义  无核化  全球雷尔利安风采  雷尔利安运动  加入雷尔利安  问答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2010年8月2日, 荷兰霍文附近. 三个烧焦了的麦穗头与一个同样焦黑的被45度角切断的茎(见红色箭头部分).
Roy Boschman拍摄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们听到了许多关于麦田圈中“烧焦”的植物。然而,每次当这些植物被送至BLT进行检验时,我们的咨询分析化学家都能通过FT-IR(傅里叶变换红外光谱计)和EDS(爆炸物检测系统)发现这些焦黑事实上是由黑穗病菌属导致的(黑穗病菌属:当植物茎因折断或者碎裂而暴露在空气中时,一种会借机通过暴露在空气中植物内部液体而生存的真菌,典型的机会主义者)(
http://www.bltresearch.com/labreports/mission1.php).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2002年英属哥伦比亚米申城:在一个麦田圈里,因黑穗病菌属导致的焦黑的玉米丛
图片来自:Laurel Konrad
 
然而在2010年8月2日凌晨时分,在荷兰霍文与奥登博斯之间的一块田地里的麦田圈的麦穗头提供了科学的证据证明这是真正被烧焦的。在这个圈的“半圆”或者“弧”的部分的末端位置,有三个部分焦黑的麦穗头以及一个没有麦穗头但被以45度角切割过的同样焦黑的茎。
 
实验室报告明确地显示――在这个事件中的焦黑是基于碳成份的并且确实是由于烧焦导致的,而不是黑穗病菌属的真菌导致的。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红色箭头所指的位置是三个焦黑的麦穗头及焦黑的切断的茎
图片来自:Roy Boschman 
 
2010年8月2日凌晨二点,Robbert Van Den Broeke开始留意到一种非常特殊的感觉,每当一个新的麦田圈在他所知晓的附近某个地方形成时,他会经常性地体验到这种感觉。他的直觉告诉他在某个距离之外的特定区域,并且是在Oudenbosch村的附近,一个新的麦田圈里很可能正在形成,所以他打电话给他母亲的好友Ellen Gomis,问她是否可以驱车送他到那一领域
 
我曾多次尝试更好地理解当麦田圈出现时robbert所经历的这个“特殊的感觉”是指什么,我再次问他是否能够更详细地描述给我听。Robbert回答说,当麦田圈正在形成时,他感觉到一个“大灵魂集合”的存在; 他还表示,当时当他和Ellen达到该田间时,感觉到当场的空气“非常忙”并且“充满活力”,而且,当Ellen正在停放汽车时,他看到了(他过去常常如此)一道光线直接从田间上空划过,随后他和Ellen立即找到了一个新的麦田圈。

通常情况下Robert会感觉立即被麦田圈所吸引,并且,在这瞬间,他还体验到了非常强烈的“在他心上”“旋转着的”能量,这股能量产生了这样一种和平的感觉,他只能形容这个感觉为类似于“回家”的感觉。

这次麦田圈的形状非常有趣,理由如下。首先,它位于两个部分,电车线路刚好从两个部分中间穿过。第二,在同一田间,有着相当数量的随机击落的作物,正如BLT在通过对真实麦田圈的所观察到,比起那些实际“几何”扁平区域里的作物,被随机击落的区域里的作物通常表现出更大的异常特性。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大箭头指向这个麦田圈的两部分;较小的箭头指向的是被附近被随机击落的作物,这通常在真正的麦田圈里发生。
图片来自:Roy Boschman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其中一个小圆圈里的倒下的麦穗的细节
图片来自: Peter Vanlaerhoven
 


















这次2010荷兰事件的第三个有趣的特点是出现在该形状的其中一部分的具有决定性作用的椭圆麦田圈。这个椭圆形在之前出现在Robbert住处附近的麦田圈里都曾被发现过,但是在世界的其它地方却但很少被看到。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2010.8.2麦田圈的第二部分,这个部分是由一个明显的椭圆与一个小一些的圆组成。
图片来自: Roy Boschman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该椭圆部分的近景图。几乎不容易被注意到的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仍旧站立的植物将椭圆与小圆分开了
图片来自:: Roy Boschman
 
 
最后,奇怪的是,被烧焦的麦穗头的并非处在同一层次的烧焦状态。用于分析的麦穗头显示了在烧焦了的顶部之下紧挨着的种子荚仍然是完全正常的。然而,在田间所拍的一组特写镜头的其中一张照片显示,在某个麦穗头的顶部附近的那焦黑了的种子荚下面的几个种子荚明显处于脱水状态。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用于分析的烧焦了的麦穗头,显示了烧焦的尖部的种子荚没有脱水的症状
图片来自: P. Budinger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另一组烧焦的麦穗头显示了焦黑区域之下的种子荚正处于明显的脱水症状
图片来自: Roy Boschman
 
我们没有收到“被切断”及焦黑植物茎在同一地点拍摄的照片,因此我们无法百分百确定它的发黑是由于燃烧还是黑穗病。但是考虑到我们收到的麦穗头确已被证明是被烧焦的,再加上那“被切断”的植物茎并不仅仅是在同一地点被发现的,而且还是在麦田圈形成之初就被发现了,因此其发黑很可能是由于燃烧导致。[黑粉菌引起的发黑将需要多天后才可见。]
 
 
背景/目标:
当一个麦田圈正在形成时,Robbert van den Broeke“看到了”这一景象。这个麦田圈于2010年8月2日在荷兰形成。Roy Boschman立即赶赴到了Robbert所描述的现场。他同样也提到了一些种子头看起来被部分地烧焦了。这些种子头位于该麦田圈的一个半完整的圆(或者称弧)的末端。本次的目标即判断焦黑部分是由于燃烧还是因为黑穗病。下面为图片,主要是照片及麦田圈的形状图及焦黑麦穗头的实景照片。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图表/图片来自于: Roy Boschman
 
 
 
分析显示麦穗头的顶部是被烧焦的,其所经受的高温是被定位了的,因为麦穗头的下半部分都是正常的。热源未知。一个合理的猜测是热源来自于麦田圈被创造之时。热源要么是热,要么是麦穗头周围出现了一个能量场,该能量场导致种子壳自燃。


用于实验样本的种子头是来自于2011年3月14日的一个60毫升的玻璃瓶里。以下是样本的一张照片。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图象来自: P.Budinger
 
结论:
通过显微镜对这个种子头进行拍照显示了明显的烧焦迹象。顶部的壳是黑的并且部分地烧毁了。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对发现于2010年8月2日荷兰霍文麦田圈的焦黑种子头的显微镜拍照
图象来自:: P. Budinger
 









 对种子头端的红外线分析还表明它已被烧毁。通过正常壳体与变黑壳体进行了光谱比较,比较结果显示焦黑壳体比起正常的有着很大的不同。

正常壳体的频谱是典型的植物性物质,亦即:它显示了celluloidal结构和一些天然长链酯的优势。该光谱显示了典型的黑色壳体由燃烧产生的氧化带。有一些微妙的光散射从4000到2000 cm - 1处是碳,燃烧产物的特点。有一些微妙的光散射从4000到2000 cm - 1,而这正是碳的特点(一种适合燃烧的产物)。这个频谱比较了烧木材的参考范围。以下是熏黑壳体和正常壳体频谱的比较、正常植物(木树皮)和焚烧厂(树皮)的参考数据的比较。
 
 
熏黑壳体和正常壳体频谱的比较
             
麦田圈植物烧焦的第一个科学证据
乐园主义网站 弥赛亚雷尔网站 雷尔利安新闻网 雷尔利安舆论报道网站 天才政治网站 雷尔利安广播网 万字符网站 没有神(上帝)网站 雷尔网(法文) 阴蒂修复援助网站 世界和平冥想一分钟 耶洛因揭密 耶洛因大使馆
    本网站将给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提供在21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成为世界中心国家的历史和文化资料。 在习近平领袖的领导下,中国历史上最太平盛世的尧舜时代即将复活。 很久以前,中国是天帝直接创立的国家,作为天子的国度中国人民是天帝的子孙。 作为天子的国度,在21世纪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尧舜时代的复活是当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