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两位魁北克青年的问题。

问:您对1995年11月13日在蒙特利尔发生的青年人失业有什么想法?
宇宙科学家雷尔:失业是青年人失去生活信心的原因之一。如果读了那么多的书,白白拿到一种文凭却找不到工作,那读书有什么用。这里我们要讨论的是完全的非责任性,人们都想回避责任,它来源于不冒风险的文化。找到一个职位,想着这是“国家应该做的……社会应该对我负有义务的……别人应该做的……”,我必须要加入金融保险,医疗保险,以最大限度地减小危险。

那么你给自己什么呢?你冒什么风险呢?然而恰恰冒风险是其乐无穷啊!

该知道大部分经营有方的亿万富翁往往没有任何文凭,他们是自学成才的,他们善于顶风冒险!岂非生趣盎然吗?

我不是说用不着去学校,而是说应该上学多长时间得视你是否学到了什么,一旦学到了什么就应该离开学校,越快越好,一旦从有了创造的灵感就得冒些风险投身进去!

有些人一旦决定冒些风险就会有所发明,例如:一种带履带的可在雪地上滑行的机器:滑雪车!这是蓬伯蒂.瓦哥先生所为(Bomllavllev de Valcouvt),而世人都笑话他是个疯子!而今天这已是拥有众多员工就业的大企业了,他原本可以继续骑马在雪地上行进,但他不,他冒风险而为!

还有很多事物有待创造发明,冒风险而为!我鼓励青年人顶风冒险,独立自主地决定行动,并从中创造自己的职位,成为一名独立的自负赢亏的工作者。第一批魁北克人到达魁北克后没有说过:“谁能给我一份工作?”,而是走进了树林,把皮毛带回家,他们没有什么医疗保险,他们都是自己克服困难,解决难题,结果今天这个国家已是出类拔萃的了!他们冒着风险动身去其它国家,不知道到达后会发生什么情况,但是他们都抓住了机会并接受了其可能发生的后果。

冒风险比每个月去看失业率要有趣的多。就在此时此刻,在我给你们讲话的时候,有些青年人正在听一位令人生厌的老教师讲课,而且整个星期都这样,他们每星期都得按令人生厌的课表上课,他们每个星期都遇上这些令人生厌的长辈,但他们将拿到一张文凭却可能将是一个失业者……我理解他们有一天会想去自杀……但是如果他们突然反抗说:“停下来吧,受够了……我要出去兜一圈,充实我的头脑,学些哲学,在我的生命中找到哲学的骨骼,一个构架,一个真正的圆柱,它将给我生活的愿望,让我懂得我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在这儿,又将往何处去?这样我才会感觉很好。把握住自己,创造自己的工作岗位,创造自己的经营企业,创造至今还不存在的理念,终于开始自己对自己负责。”

让我们将风险重新带回社会吧,这肯定是有风险的!但如果我们安安静静呆在家里,每个星期只是去签字拿失业救济金,就什么风险也没有?只会冒一种风险。那就是无聊。如此地无聊以至有朝一日厌倦生命而宁可去死,这才是最大的风险呀!

如果人们想要一个没有风险的社会,那就不要再活下去了,如果人们想要一个没有风险的社会,那就再也不要拥抱任何人和她亲嘴接吻了,因为可能感染细菌,人们得戴着面具呼吸了,风险就是生活!活着就意味着冒风险!

我并不是说我们必须变成完全的疯子去不必要地冒险。不,我们必须在冒风险之前首先使用我们的判断力!例如在做爱时要戴上安全套,过马路前应左右观望。

如果人们不想冒摔跤的风险……就不要走路!事实很简单,活着总有某些风险,但为了避免冒风险可以自杀,这样就什么险也不再冒了!但这实在是很荒唐!

鼓励自己冒生活的风险吧!和别人产生摩擦吧,去积累经验吧!用你们的双手,你们的头脑,你们的思想,你们的身心……去做些别的什么吧!肯定你们将会遇到跌到后痛苦的风险,但你们终将取胜,这岂不是更美妙绝伦吗?而且你们将能声明:“我活着!”



请问雷尔,您对学校课程计划有什么想法?
宇宙科学家雷尔:人们正在用一套已完全过时了的教学计划在教育青年人,这问题太严重了!而且青年人也知道这情况,他们越来越意识到这问题了。人们把十年之前的知识教给青年人,与求职市场完全不相称,不符企业的要求。

人们现在所教给青年人的也与明日将存在的职业不相符,青年人花了好几小时在键盘上打字学速记,而就在同时人们已设计出了无键盘的电脑了,它配备记录声音的网络,语句直接显现在屏幕上。人们总是把过去已经做过的教给学生,这就无法为将来做准备,我们要学习的应该是明天将要做的东西,肯定这是要冒风险的,但必须教会青年人怎样去冒风险,帮助他们体验冒风险的生活,运动的风险,职业的风险,爱情的风险。

教会他们这些是为了让他们能自我保护,能处于自我保护状态,这已不能再与未来社会相符,因为未来社会将有越来越多的危险,他们必须针对这些危险作准备,使他们发现危险的美妙,因为危险也是美好的,有激发力的!

当今社会有艾滋病……要不遭受感染艾滋病的危险该怎么做?从不做爱或者使用安全套?“不要做爱!”人们常会这么说……

事实上,这就是教皇提倡和禁止的。十五,六岁时我们犹如火山一座,这是喷射中的富士山!那怎么办呢?节制!行啊,人们得把他们的双手捆在床上像基督徒所做的那样。但我们得现实一些啊!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橡皮垫上弹跳呢?
为什么有那么多青年人要登上最高的山峰或划船,在大风大浪中做冲浪运动呢?人们这样做是由于愿冒冒风险,因为只有在风险中才会更加珍惜生命。出生就是冒风险!事实很简单,因为怀孕是要冒风险的,能让我们孕育的精子同时放射出来的有三亿多个,他们都死了,只有一个存活下来,就是这一个使我们生下来,活到现在,这真是了不起!我们的生命就是冒了三亿分之一的风险才得以脱颖而出,出生,挑起了生存的战斗。应当教会青年人生活的希望,向他们解释奋斗在这个社会里是件好事,学会去发现能激发我们的大脑的挑战,激发我们的思想,给我们生活愿望的东西。

摘自【觉醒之路】
免费下载:https://www.ufoet.cn